少年行(其一)

王维

  新丰美酒斗十千, 幽州游侠多少年。
第二句写游侠。第二句写游侠。第二句写游侠。  相逢意气为君饮, 系马高楼科柳边。

第二句写游侠。  《少年行》是王维的七绝组诗,共四首。分咏长安少年游侠高楼纵饮的Haoqing,报国服兵役的壮怀,勇猛杀敌客车气和功成无赏的饱受。各首均可独立,合起来又是二个完好,好象人物故事衔接的四扇画屏。

第二句写游侠。  第一首写少年游侠的平日生活。要从日常生活的描写中显得出少年游侠的精神风貌,选材颇费踌躇。诗人精心选用了大厦纵饮这一卓绝气象。游侠重意气,重然诺,而这种脾性又总是和“使酒”密不可分,所谓“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把吃酒的景色写活,少年游侠的形象也就绘声绘色了。

  前两句分写“新丰美酒”与“荆州游侠”。二者本不明确相关,这里用对举情势来写,却给人那样的感到:京华地区,著称于世的职员虽多,却唯有少年游侠称得上人中之杰,新丰美酒可以称作酒中之冠。而那二者,又象“快马须健儿,健儿须快马”那样,存在着紧凑、断长续短的关系。新丰美酒,如同天生就为少年游侠增色而设;少年游侠,未有新丰美酒也显不出他们的豪纵风骚。第一句把酒写得很足,第二句写游侠,只须从容承接,轻轻一点,少年们的豪纵不羁之气、荒淫无耻之概都可想见。相同的时间,这两句养精蓄锐的音频、语调,还整合了一种特有的轻爽流利的风调,吟诵之余,少年游浃顾盼自如、风骚自赏的神采也就像是在目了。前两句写了酒,也写了少年游侠,第三句“相逢意气为君饮”把二者连结在协同。“意气”满含的剧情很丰裕,轻生报国的伟大情怀,重义疏财的侠义性情,豪纵不羁的气概,使酒放肆的风格,等等,都以侠少的一道特点,都得以分包在那似乎包罗万象的“意气”之中。而那全数,对侠少们来说,无须经过短时间交往,只要遭遇片刻,攀谈数语,就能够相互倾心,一面还是。那就是所谓“相逢意气”。路逢知己,相互都认为要为对方干上一杯,所以说“为君饮”,这八个字如同侠少声口。可是是平凡的境遇论交,在小说家笔下,被描绘得多么宛在近日,多么丰硕动作性、戏剧性!

  “系马高楼杨柳边”,那是活泼精采的一笔。本来将要借饮酒写少年游侠,上句又已点明“为君饮”,剑拔弩张,落句似必写宴饮地方。然则作者的笔却只写到旅馆前就因噎废食。“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等场景统统留到幕后。那样左边虚写要比正面实写宴饮场景有诗意得多,含蕴丰硕得多。作家的企图,看来是要写出一种侠少特有的丰富诗意的活着情调、精神风貌,而那,不是靠描摹宴饮场所能达到规定的标准的。虚处传神,末句所用的难为这种情势手腕。这一句是由马、高楼、水柳组成的一幅画面。马是侠客不可分的配偶,写马,正由此衬映侠少的威猛豪迈。高楼则就是在繁华街市上那所备有新丰美酒的玄妙饭馆了。高楼旁的柳树,则与之相映生辉。它点缀了饭店风光,使之在美貌、欢乐中透露高雅、飘逸,不流于市井的低级庸俗。而那整个,又都感觉着创设一种丰裕罗曼蒂克气息的生存情调,为出色侠少的精神面貌服务。

  同样写少年游侠,高適的“未知肝胆向何人是,令人却忆春申君”(《宿迁少年行》),就明显渗透了小说家自身沉沦不遇的深沉感叹,而王维笔下的少年游侠,则有所相当深厚的洒脱气息和做梦色彩。但这种理想化并不给人别的虚假之感,关键就在于诗中洋溢着浓郁的生活气息和诗人对这种生活的诗情画意感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