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冬的一个中午,窗外寒风凛冽,雪花飘洒,学堂里孔圣人正在解答几个徒弟提议的标题。突然,司马牛闯了进去,没头没脑地说:“启禀夫子,卫有政变,太子蒯瞆回国夺权,出公逃到齐国来了!……”
  “此话当真?”尼父睁大了惊叹的肉眼。
  “街上的人都在如此说,已满城风雨了。”司马牛指手划脚地说。
  孔仲尼长叹一声,跌落座上,昏厥过去。
  弟子们吓得漫不经心。半个日子,尼父才慢慢清醒过来,老泪横流地说:“柴也回到,由也死矣!……”
  弟子们莫明其妙,忙问原因,孔圣人说:“柴知大义,必能自全;由好勇轻生,其必死矣。”众弟子听了知识分子的一番话,无不伤感,有的陪夫子流泪,有的百般安慰。
  早上,高柴果然从燕国逃来,眼含热泪向万世师表及校友们告诉了此番越国宫廷政变和子路遇难的经过。
  二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魏国相府前突然来了一辆装饰华丽的马车,车的里面坐着两位太太人,四个身形高大,但却并不苗条,三个粗短胖,臃肿不堪,俱都穿绫着缎,环佩叮当,宽大的头巾盖住了上上下下脸部。车的前边接着七个赳赳武士,大致是两位妻子人的护卫。马车赶得神速,直抵相府大门。孔悝的传达栾宁喝问道:“喂,你们是干吗的?”
  开车的答问说:“太太太之内亲,前来看望太太太。”
  栾宁打开府门,马车急驰而入,消逝在深沉的夜墓中。
  原本车的里面坐的并不是“太太太之内亲”,而是七个伪装的匹夫汉。粗短胖的是太子蒯瞆,高大粗壮的是浑良夫。他们白天就已来到了商丘,隐匿在相府的菜园里,趁半夜,以夜色做维护,伪装混进了相府。
  卫平侯的小外孙女,蒯瞆的四姐嫁给孔圉(孔文子)为妻,人称孔姬,生子名孔悝(孔叔),世袭父职,嗣为太史,事姬郑,执掌国政。孔氏家有一小臣,名称为浑良夫,这厮长得身形高大,仪表超群。孔圉死后,孔姬便与浑良夫私通。近来,孔姬常派浑良夫偷偷到戚邑去晤面蒯瞆,姊弟里外勾结,想夺取政权。二次,蒯瞆对浑良夫说:“你能使小编复国为君,笔者封你为先生,服冕(大夫服)乘轩(大夫车),三犯死罪准特赦,决无黄牛!”
  浑良夫怕蒯瞆口说无凭,要她立文书为证。蒯瞆复国心切,欣然答应。
  孔姬虽愿迎三哥复国为君,但归根结蒂是女流之辈,真要行事,却又恐怖起来。浑良夫官迷心窍,屡屡相逼说:“卫君是蒯瞆之子,孔悝是你的外孙子,以母命迎舅氏复国,悝岂敢不从?只要您肯做主,派作者往迎蒯瞆,怎么样办理,小编自有办法。”
  孔姬十三分两难,流着重泪说:“辄乃妾之内侄,蒯瞆系妾之胞弟,一家里人何必自断命根呢?”
  浑良夫说:“在你实在非亲非故主要,在本人却关乎首要性。小编迎蒯瞆复国,便可封爵赐邑。笔者俩既结同床共枕之好,等量齐观,那个需求,你总该答应呢?”
  孔姬看看浑良夫那高大的个头,美丽的脸颊,洒脱的仪态,回顾起他的多数甜情蜜意,温存体爱,几年来和煦从浑良夫那儿获得的精神和身体上的分享,便流着泪答应了。
  浑良夫选取了几件考究的女子服装与首饰,匆匆送别了孔姬,往戚邑去了。接着就上演了这场温车夜进相府的调戏。
  蒯瞆与浑良夫混进孔宅,脱去伪装,径直进内室去拜见孔姬,姐弟相见,垂泪不唯有……
  浑良夫说:“成则为君,败则逃脱,眼前岂是垂泪抒情之时!敢问太太太,孔上卿未来何地?”
  孔姬说:“国家大事,俱在吾儿了然当中。悝以后宫中议事,待他归来,用兵威要劫,事必有成,但不足伤吾儿一根毫毛!”
  蒯瞆唯唯称是,忙命石乞、孟黡二将埋伏兵甲,专候孔悝归来。
  原本孔悝早知她的母亲与浑良夫私通,并欲迎蒯瞆复国为君,由此密派心腹女佣暗察孔姬的行走。这两日浑良夫频仍到戚邑去,孔悝已获得了密报,由此今夜进宫与出公商酌对策。不过,孔悝万万未有料到事变竟会来得这么快,那样突然,等上午带醉归来时,阿妈竟在客厅里截住他问道:“悝儿,父母两族,什么人为至亲?”
  孔悝回答说:“父则伯叔,母则舅氏,此皆直系同胞。”
  孔姬说:“汝既知舅氏为母至亲,为啥不招吾弟复国为君呢?”
  孔悝坦然地答应说:“废子立孙,此乃先君遗命。儿既位列卿相,何敢违反呢?”
  孔悝说完,急呼胃痛痛难忍,忙令佣人搀扶着到洗手间大便去了。
  原本,那厕所中设有暗道机关,孔悝欲借大便之机逃脱。可是,浑良夫既为孔宅小臣,又是孔姬面首,岂会不知那暧昧?孔姬为防不测,早就将那厕所内的机密告诉了浑良夫,以保百发百中。浑良夫忙向蒯瞆使了个眼色,做了个厕所内有暗道能够逃遁的手势。蒯瞆会意,登时命石乞、孟黡到厕所内劫持孔悝。
  孔悝刚进厕所,还以后得及运维自动,石、孟几位便如狼似虎般地冲了进来,大吼道:“太子相召,还不敏捷前去参拜!”说着四只八个,扭着孔悝的手臂,架出了洗手间,来到客厅的高台之上。台上正中坐着蒯瞆,面向东方,简直以圣上自居。蒯瞆的右臂是孔姬,左边是浑良夫。
  孔姬厉声喝道:“母舅在此,为啥不拜?”
  孔悝只可以跪倒拜见蒯瞆。蒯瞆飞速站起身来,弯腰将孔悝扶起,让她在和煦的右边坐下。
  孔姬说:“国家原属舅氏,只为欲雪奇耻大辱未成而被迫出奔,早为天下人所共谅。舅氏的亲生子辄,为长久窃取国柄,竟拒绝阿爹回国重新设置,实属罪贯满盈!笔者与舅氏乃同胞姐弟,岂能袖手旁观,故迎舅氏复国,悝儿既为百官之长,一言能够定国,若能敬服舅氏复国,堪当忠孝两全的样板。”
  “儿实不敢从命。”孔悝坚决地说,“孔悝受灵公遗诏,只知齐国有出公,不知本人有舅氏。”
  浑良夫一挥手,石乞和孟黡不声不响地离去,转瞬之间间将二只捆绑着嘴的公猪抬了进入,扔到孔悝前边,那公猪发出沉闷的打呼。
  浑良夫“嘿嘿”地冷笑两声,拔出宝剑,对准公猪的颈部轻轻一拉,那公猪便鲜血淋漓了,殷红的血痕涂在他那闪着寒光的宝剑锋刃上。浑良夫将血腥的宝剑举到孔悝日前晃了晃说:“只要抚军答应联盟,奴才一剑下去,以此公猪之血为证,不然……”
  否则怎样,浑良夫未有说,那是显著的。
  孔姬一边逼迫孔悝缔盟,一边派石乞统帅家甲夜袭公宫。
  姬训待孔悝走后,醉醺醺地钻入罗帷,倒头便睡。突然,贰个内侍闯入寝宫,报告有乱兵围宫。出公急命左右召孔悝。内侍说:“为乱者便是孔氏家卒,口称奉太子命来捉拿逆子。”
  卫悼公如闻晴天霹雳,酒即刻消失得消失殆尽。他自知大势已去,无力招架,三十六计,走为上策。于是急命心腹内侍收拾珠宝软绵绵,装载了满满两车,指点家眷,趁夜色开后门逃出都城,奔赵国去了。
  群臣不愿凭仗蒯瞆的,纷繁随处逃散,高柴也逃出了都城。
  这一夜,子路出城办事从不回来,照顾完公务,已是下午时光,正待脱衣就寝,突然栾宁派人送信来。子路得知蒯瞆带人夜袭孔宅,威吓了孔悝,知道那蓄谋日久的老爹和儿子争夺君位的流血政变开头了,便甚嚣尘上地命御人驾乘,飞奔回城。那马四蹄腾空,快如流星,遍身淋湿,但子路仍嫌太慢,一把将御人推下车去,本人执辔掌鞭,恨不能够马上奔回相府,救都尉脱离危险。
  高柴出了城门,直往南奔,他要去告诉子路,城里发生了政变,需暂避一时,不要回来。东方泛白,山川、田野先生、村舍慢慢显现出它那模糊的大致,高柴加速了快慢赶路。一阵Benz的土栗声和滚动的车轮声由远而近,从那高速的频率中,高柴推断来者定是子路。他放缓了步子,来到大路中心,图谋拦截。大路尽头出现了多少个黑点,那黑点逐年扩张,增加,一须臾顷扑面而来。晨曦中,子路站在车辕上,拼命地挥鞭抽打那辕马。数九的晨风像刀子一样厉害,子路却揭示着前胸,满脸汗津津,那与其说是热的,倒比不上说急的。高柴看清来者就是子路,便伸出双手,拦住了马头。子路一心急于赶路,没认出拦路的依然高柴,暴怒道:“什么人狗胆包天,竟敢无故拦驾!”
  “子路兄莫非急糊涂了不成,竟连柴也认不出来了。”高柴埋怨说。
  子路二个高跳下马车,牢牢地抓住高柴的双臂,急火火地说:“原本是子羔弟,由确是急懵了。快说说,城里意况若何?”
  高柴提纲挈领地介绍了政变的经过。子路问:“出公未来何方?”
  “昨夜逃离都城,据悉已奔秦国去了。”
  “尚书情形如何?”
  “已被蒯瞆勒迫,正在逼迫歃血联盟,非常危险矣!”
  “快随本人同车回城,救都尉,挽残局!……”子路说着将要上车。
  高柴一把拽住她说:“柴正为拦阻子路兄进城而来。国王出逃,太史被劫,群臣四散,守城官兵虽也间不容发,却不知为哪个人而战。此时进城,无差距于自投罗网,何言救上卿,挽残局!”
  子路愤愤地说:“夫子常指导大家,食君之禄,忠君之事。令尹一贯待大家不薄,近些日子正处水火之中,我等岂能冷眼旁观!”
  高柴说:“父子争权,犹两狗相斗,我等何必卷入漩涡,自蹈死地吧?”
司马牛指手划脚地说。  “原来是那样!”子路将高柴推了一个趔趄,跳上马车,用鞭杆指指高柴说:“怕死鬼,逃命去吗!”说着,挽鞭打了三个响亮,马车直接奔向都城而去。
司马牛指手划脚地说。  高柴深深地叹了一口粗气,双目望着那辆远去的马车消逝在晨霭中。
  高柴趁旷野无人,易服潜入北京市区和休宁县区,直至子路的下台水落石出之后,才奔往曲阜。
司马牛指手划脚地说。  城中内讧,日上三竿仍城门紧闭,子路来到城下,高声呼喊:“快开城门!”并尽力地用一粗大的圆木去撞那城门,无语城门太厚,连撞三遍都不算。恰在这儿,公孙疾奉蒯瞆的命令率五十辆兵车出城追赶卫敬公,子路趁机入城。为了便于起见,他吐弃车骑,独身一个人提剑奔上前去。守门的军卒正要堵住,被子路飞脚踢倒。
  进了城,子路径奔相府而来,守卫相府大门的家臣公孙敢好心劝阻,他却奚落人家说:“汝,公孙敢,渔利而避害者;吾,孔门弟子仲由,君子食人之禄,必除其患,岂能见义而无为也!”
  公孙敢羞红了脸,低垂了头。子路前仆后继地进了相府孔宅,直扑正厅高台之下,大吼一声:“军机大臣休得惊慌,仲由归来也!”那吼声震得檩栋颤抖,尘灰下降。
  高台上,孔姬、浑良夫与五六员猛将把孔悝围在宗旨,逼他联盟,旁边躺着八只流血的、呻吟的公猪。子路本想跳上场去冲击,救出孔悝,不过,那样来讲,孔悝的平安就难说了,因而,必须将蒯瞆引下台来斩杀。
  孔姬素知子路骁勇,石乞、孟黡恐不是他的敌方,真的厮杀起来,吉凶难卜,便发话劝道:“此系孔宅家务,请将军不必干预,防止引起祸端。”
  “好三个淫妇!”子路骂道,”“孔先生尸骨未寒,你就与家臣私通,前段时间又与逆子狼狈为奸,欲窃取政权,有啥脸面与本人讲讲!还大概有浑良夫,你这些衣冠枭獍,身为家臣,奸主之妇,凌主之子,真乃洞烛奸邪,快快走下台来,由用宝剑成全你们那对污染的姻缘!”
  蒯瞆插言说:“子路既为俊杰,就该识时务才是。只要将军肯助笔者一臂之力,日后势必封为卿相。”
  子路骂道:“好三个杀母的逆子,请下来与作者背水一战,假如由败于您的手头,便首先个拜倒称臣,奉你为君。”
  台上台下似乎此胶着着,台下的不肯上去,台上的不敢下来。
  孔姬与浑良夫早已声名狼藉,为大家所不齿。常常里我们敢怒而不敢言,近期孔宅上下,无不钦佩子路仗义勇为的铁汉气概,纷纭跑进客厅来呐喊助威。子路一声令下,弹指间,民众抱来了一群堆柴草,将高台围住,点起火来。即刻,火焰缭绕,浓烟滚滚,眼看高台上的全套就要成为灰烬。
  火光映着子路的脸孔,泛着殷红的光明。他瞅着台上那几个热锅上的蚂蚁似的丑类,仰天大笑,他笑得是那么舒坦,那样自豪,那是无畏者的笑,胜利者的笑。子路高喊:“逆子,待台子烧到八分之四仍不下台,小编便尊你为世代人君……”
司马牛指手划脚地说。  蒯瞆与孔姬见就要葬身火海,官逼民反,命孟黡等三名勇士手持长矛、画戟、长刀跳下台来与子路厮斗。子路力战三敌,左突右挡,勇力不Adam年,战了三14个集聚,一贯占上风,处积极。不过,猛虎难抵一堆狼,子路究竟是高龄的人了,又以宝剑敌对方的长兵器,很不得力,因而,稳步的力无法支,招式紊乱,最终竟至于唯有招架之功,未有还手之力了。突然,台上的孔悝断喝一声:“子路小心身后!”
  说时迟,那时快,子路只听“噌”的一声,孟黡的大刀自上而下劈来。子路闻声,快速蹲下身去,帽子跌落在地,左手折断,血流如注。……
  子路弹身而起,伸手防止住了对手同不常间杀来的三件明晃晃的火器:“慢!孔丘指点说,君子死不免冠,待由将冠戴好再杀不迟!”
  子路的话里有话不高,但却字字千钧,三员敌将被镇慑得倒退了几步。子路躬身弯腰,将帽子捡起,弹去上面包车型客车泥土和尘灰,端纠正正地戴在头上。帽带已断,他从容地,谈笑自若地将帽带结好,又正了正。缺憾日前不曾镜子,否则的话,他准会对着镜子照一照。
  这一行动使得台进场下的人都呆愣了。
司马牛指手划脚地说。  此时的子路像个出嫁上轿的外孙女,在专心地梳妆打扮,待一切修饰就绪之后,他意内地挥剑自刎了……
  子路倒下去了,他欣慰地躺在血泊里,脸上挂着稳固的微笑。
  蒯瞆与武士们共同跳下台来,台登台下同盟一处,将子路乱刀剁成肉酱……
  高柴叙完,弟子们纷繁安慰孔夫子说:“夫子切莫优伤,保重身体要紧!……”
  “丘不痛楚,丘何曾伤感!”过度的哀愁已经使孔丘失去了眼泪,失却了全副表情和发布情愫的语言,半天,才自语般地说:“君子杀身以投身,由死不免冠,丘不难过,丘何以要痛心呢?……
  正在此刻,卫使者求见,他向孔仲尼深施一礼说:“寡君新立,向往夫子,敢献奇味。”说着,拱手将一个陶罐交给了万世师表。
  尼父接罐在手,展开一看,不禁大惊失色,原本里面装的是一罐肉酱。尼父涕泪沟通地说:“莫非是笔者弟子仲由之肉吧?”
  卫使者惊异地问道:“夫子何以知之?”
  万世师表声泪俱下地说:“非此,卫君必不献诸笔者也。”
  孔仲尼眼含热泪将陶罐重新封盖好,命弟子在颜渊的墓旁掘一新的墓穴,择吉日安葬,像安葬棺椁同样吉庆。孔夫子在弟子们搀扶下,磕磕绊绊地来到墓地,极度懊恼,泪流不唯有地说:“丘尝恐由不得好死,今果然也!……”说着二头栽倒在墓穴旁。
  从子路的坟山重回,孔圣人病倒了,整整多个冬季,他径直卧床不起,弟子们轮番照顾,请医熬药,喂水喂饭。有的时候精神稍好一些,弟子们就陪她说说话,聊聊天,纪念以前的事,展望今后。虽说在病疼的残暴折磨下生活如年,倒也无意地走过了三四个月,新年过后,天气渐渐变暖,动物出蛰,植物复萌,山峦变青,河水变绿,鸟筑新巢,蜂飞蝶舞——一元复始,万物开端了新的精力。万世师表的病也日益好起来了,精神振作,食欲大增,半月今后,竟能拄着拐杖到庭院里走走了。弟子们陪夫子来到杏坛,他像来到了二个奇异目生的地点,一会让学子搀扶她登上讲台,在和睦每一日授课那几案后的蒲团上正襟危坐;一会又赶到大梅核树林,抚摸着一棵棵树干,仰望着一簇簇树冠,还伸臂量量那棵最早的小佛手树的围粗,不经常地嘟囔着:“淑节来了,桐子果树将在枝叶繁茂,开花结实了,何等美好的阳节呀!……”
  孔夫子认为困倦了,走出大马铃树林,坐在坛前的石级上喘息。他梦想空中,蓝天,白云,哪怕是一只飞鸟,都能引起她勃勃兴致……
  上午,他早早起床,伏到窗棂上,眺望东方的彩云,接待红日的提升。
  晚上,他扶杖依栏,目送夕阳西沉。
  他令学子到沂水河去汲一桶水喝,到波尔多河畔去采一丛野花置于床头,到防山去捡几块精美的石子握在掌心赏玩。
  他比原先更加的喜爱人了,他身边的人特别是愈聚愈来愈多,聚而不散。他时常急三火四地令人将某多少个徒弟召来,但既来之后,也并不曾什么样事要做,未有何样话要说,只是牢牢地握着他们的手不肯松手,或是拍拍他们的肩,抚抚他们的背,不住地方头微笑。
  许多弟子都为先生的病情大有转搭飞机而愉悦,但也许有人以为,那并不是好的朕兆,兴许是可怕的回光反照!……
  一天,孔圣人突然下令让学子们全都离去,只留下子贡一个人等待在他的身边。
  弟子们只可以从命,但实际上哪个人也远非背离,只是隔在起居室之外徘徊。
  尼父是有怎么着秘密的事要办吗?照旧她要授与子贡某种机宜呢?弟子们并未有如此思疑的,他们相对相信本人的举人。
  三番五次七日,孔夫子静静地躺在病床的上面,不说,不动,不饮,不食,疑似在平静地睡眠和休养,但她大脑的机器却在火速地打转着,他在计算自个儿毕生所走过的路程,他在条分缕析本身的政治主见与非凡,他在回首“礼崩乐坏”的社会实际,他在观摩亿万人民的患难遭逢——横祸、饥饿、瘟疫、战役、血泊、头颅、尸骸、白骨、饿殍,他在追思每八个亲戚故旧,每二个学子——死去的僧侣在世间的,他在展望现在的前景……
  第四天中午,孔夫子令子贡去把住在曲阜城里的入室弟子全都召来。其实,何地用召,子贡一开门他们便蜂拥而入了,将万世师表的病床围在宗旨。
  孔夫子静静地躺着,面色红润,并不憔悴,形容丰腴,并不凋零,神态安详,并无伤心。他像刚从熟睡中醒来,睁开眼睛,脸上现出了一丝泰然的微笑。他声音虚亏,但却字真句切地说:“夜得一梦,丘坐于两柱之间,受人祭祀。二三子知道吗?夏之人死后棺木停于东阶,周之人死后棺木停于西阶,殷之人死后棺木停于厅堂两柱之间。丘乃殷商之后,死后望二三子依古礼将棺材停于两柱之间……”
  他说的是那么安静,这样安静,无一丝哀怨和难熬,更无一滴泪水,只是像在坎坷不平的、坎坷的、泥泞的征途上远涉重洋之后这样筋疲力尽,他必要止息,又闭上了双眼。
  这一夜,弟子们何人也远非背离,全都守护在孔子身旁。孔夫子有时睁开眼睛,借着菜油灯闪耀的明亮,环顾左右的入室弟子,知足地笑笑,不再撵大家“早些回去停歇”了。
  夜空未有一丝浮云,一轮不太圆的明亮的月悬窗而挂,月光如水泻进那间并不特别宽敞的卧房,照得房间里亮如白昼。月光洒在孔仲尼的脸上,孔圣人呼吸匀称,在滋滋润润地睡着……
  第二天凌晨,先是晨曦照红了窗纱,继而是总体育彩票霞,霞光透进室内,映得尼父的脸蛋红扑扑的,犹如焕发了年轻一般。万世师表睡醒了,令学子将他扶起,依衾被而坐,神采飞扬。弟子们端来了清澈的凉水,给她洗过了手和脸,问他想吃点什么。他摇头头,说:“赐啊,你的琴乃诸弟子中之佼佼者,给我们弹上一曲吧!”
  子贡移过七弦琴,调正音调弹了四起,孔丘和琴而歌:
  恒山其颓乎,(巍峨的元老啊,就要崩颓,)
  梁木其坏乎,(粗壮的梁柱啊,将在坠毁,)
  哲人其萎乎!(一代哲人啊,像草木同样枯萎!)
  孔圣人的歌声越来越低弱,到后来,竟像似在窃窃私语了,突然,歌声截止了。他正襟危坐,闭上了双眼——他又欣慰地睡着了,但却是恒久地睡着了……
  子贡的手指猛地颠簸了一下,“咚”的一声,琴弦崩断了!公元前479年三月十11日,中中原人民共和国历史上巨大的思虑家、外交家、文学家,人类历史上的学识一代天骄孔仲尼谢世了,终年七十二虚岁。
  孔夫子丧礼的隆重程度,当先了别样三个王公。陪灵的,吊孝的,送殡的,有卿相大臣,有王孙贵族,有布衣黔黎,有生前友好,有各国大使。三千弟子,除了殁世的以外,大致全都来了,大家在公西赤的老板之下,一律像丧严父慈母这样披麻戴孝。孔丘的棺椁停放在正厅的两柱之间,灵堂前跪得紫蓝一片,齐声恸哭。单就那或多或少,便使全世界的任哪个人都不能比拟。鲁恭侯也来吊唁,他颇为庄重地行三拜九叩豪华礼物,宣读悼词:“旻天不吊,不*遗一老,俾屏余一位以在位,茕茕余在疚,一命归西!孔圣人!无束缚。”
  跪伏在地的子贡愤然挺身而起,向姬启说道:“主公如此,岂不是要流失于鲁吗?吾夫子生前曾言:‘失礼则必冬季,失名则必有过;失志谓惑,失所谓过。’夫子生前无法重用,以行其圣明之道,死后却来哀吊,此非礼也!以壹人君身份而称一失意大夫为父,亦非礼也!”
  子贡一言出口,满庭皆惊,无不暗暗为子贡捏一把冷汗。
  姬黑肱被子贡弄得老大两难,他傻愣愣地望着子贡。子贡毫不畏惧,以怒目相视。
  鲁惠公不只有不恼怒,反而赞许道:“子贡,真君子也!寡人欲请您任左相之职,可肯赏脸!”
  “吴国胜任相职者,已升天矣!……”子贡说着放声大哭。
  忽然,冉求披麻戴孝奔到灵前,跪倒便哭,拼命地用头去撞那棺木,只撞得风声鹤唳:“夫子啊,弟子对不住您老人家,弟子罪该万死呀!您那般匆匆离去,对弟子难道能够放心呢?……”
  冉求的从人劝阻说:“请将军节哀,季冢宰要将军快来快回,有要事相商,将军请回吗!”
  冉求挥挥手说:“请转告季冢宰,求要为夫子守孝四年!
  热孝在身,恕不面辞。”
  安葬这天,天悲地泣,从阙里到曼海姆旁的坟山,数以千计的送葬者跪在泥水里齐放悲声,童叟妇孺泪眼红,3000弟子心肝碎,感天地,泣鬼神,只哭得乌云翻滚,悲风阵阵,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棺椁葬入墓穴,送葬者每人抓三把土扬上,便筑成了一座深葬式的墓穴,每人植一株松柏,便林海无边了……
  孔圣人死后,大多门徒都服丧七年,六年孝满之后,又哭泣尽哀,然后相别而去。独有子贡壹人留下,在莘莘学子的墓旁筑了一幢草庐茅舍,继续守丧四年。有个别弟子和赵国人因为追念孔丘,把家搬到墓旁住下的约有一百多户,于是这里名字为“孔里”。后来又把孔丘的宅院和体育场所,以及徒弟们的宿舍改为武庙,用以纪念孔夫子,并珍藏孔夫子的衣冠琴书车具等生前用物。自此未来,年年奉祀。未来曲阜的“三孔”——北岳庙、孔府、孔林,即始创于此。

相关文章